乌鲁木齐小区这两天家里防盗门封门了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自从7月15日通报确诊一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至今天,13天时间,确诊病例每天上升据昨晚官方通报,乌鲁木齐现有确诊病例233例,无症状感染者162例,尚有8809人接受医学观察。

看到这个数字心里非常沉重,记得年初全国疫情大爆发的时候,乌鲁木齐确诊人数是23例,那时都是启动了一级响应,今天的数字已经是那时的十倍以上了,可见疫情防控形势严峻,昨晚开始全市实施三封管理模式(封闭小区大门,封闭单元门,封闭住户家门),最大限度的做到阻断病毒传染源,

随着政府部门加大防疫政策,相信最近一两天二次核酸检测完毕后,会是一个拐点,核酸筛查出来的无症状感染者和确诊病例做到早发现,早治疗,早康复。直到确诊病例清零,那时就是全民复工复产的时候了,北京从疫情爆发到结束,一共花了39天,乌鲁木齐人口要比北京少,估计防控和治疗方面要更快一些,加上全国十几个省市医务人员全力支援,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战胜疫情,早日恢复正常生活,不管是8月中旬,还是8月下旬,我们都要有战胜病毒的信心,

最后一个好消息是,据官方通报,28日下午,6例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经过救治,完全康复,符合出院标准,也就是说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今天是首次康复病人出院的日子,特别激动。非常感谢一线的医护人员,你们辛苦了!

后疫情时代的外国服务生本地客

这半年憋得够呛,响应纽村政府号召国内游支持旅游业复苏,我和西柚掀起一场说走就走运动,直飞皇后镇。

其实世界上哪有什么说走就走,尤其事儿搁大磨叽西柚这儿,真实情况是说了不知道多久也走不了。因为边境关闭没海外游客,房车价格便宜得不行,Lockdown刚解除禁令的时候,西柚就开始惦记租个房车带着Tara游荡。对此我一直进行非暴力不推动运动,在我们家,我不想干的事,不用反对,只要不往前推动,就八成成不了。西柚是个整天打嘴炮,狠话说遍,没毛线行动力的人。

我总觉得开房车旅行是夏天的活动,我们在欧洲就这么干,野花灿烂阳光能量抵消了所有生活上的不方便,还行。大冷天,住荒郊野岭营地,洗漱如厕都要跑去公用(我是坚决不接受在房车里用洗手间的),虽说纽村房车营地配套都还好,到底毕竟野外生存,想想就够二胡的。阿姨我年轻时候是作(一声)过户外的,知道露营的滋味,那时候伴着青春荷尔蒙,吃什么苦都是开心得要命,没心没肺。现在一老,就剩下心肺了,皮囊完全不禁折腾。冬天房车旅行,简直就像做了错事,被罚过苦日子,虽然房车不会像露营那么硌得慌,至少缩手缩脚。我也用不着反对,就、说好啊你租车吧但并不推进,就把房车行如愿以偿拖黄了。到磨叽一个月后西柚终于下决心打电话订房车时候,车已经租光了,看来三分之一纽村人都开着房车在路上呢。哈哈哈哈,窃喜。所以西柚再提议飞皇后镇,我虽然觉得皇后镇去过那么多次,也没啥创意,但是比起房车行来,已经很OK啦,立马加入看机票,查酒店,预约拉宾老太太来家里看房子和狗狗,从决定到出发,前后没几天。

话说皇后镇专程加路过来来回回到过多次,之前都是开车来,这是头回飞过来,从大海飞向雪山,在空中即抵达审美峰值,雪山像梯田一样层叠着,白云在巍峨雪山山腰绕来绕去,眼睛都看直了,此景果然只有天上有 。

第一天去了Glenorchy,出皇后镇沿湖开46公里,新西兰十大最美自驾线路之一,抵达有潮汐的Wakatipu湖最北端,《魔戒》、《纳尼亚》、《霍比特》、《X战警》等一票电影拍摄地,号称百分百新西兰中土世界。Glenorchy去年八月跟鸭子来过,这次感觉更仙,游客稀薄的缘故吧。在Glenorchy村里转了转,有拿一本放一本的book exchange书 柜,学校里传出世界上所有小学校都一样的孩童响彻云霄的呐喊声。

从Glenorchy回来才下午2点多,我说开上山看雪吧。开到一半,出现换雪地轮胎或者带雪链建议的牌子,西柚就坚决不走了,说想上山明天可以搭穿梭巴士上去。吃晚饭的时候,西柚说,那么明天雪山?我说我对坐大巴上山,上去张望一下,又搭大巴下来这种游客模式没兴趣,这不是我的风格。我喜欢动起来,爬山,徒步,或者开车出去附近小镇转转都好。

西柚吃心地说,那你说这不是你的风格,那你觉得这是我的风格喽。我说你不爱运动地球人都知道,这事还用得着拐弯映射吗?他铁青着脸说我最近腿不好,你是不是嫌弃了。要不怎么说病人多疑呢,我就说了个一个旅行选项,他有那么多内心戏。我说不管你以前滑雪徒步玩得多专业,从10年前我认识你,你就是个不爱运动的人,腿不好才几个月的事啊,这你否认吗?

这个时候各位自行脑补我们在烛光餐厅里整晚是怎么吵车轱辘架的吧,懒得复述了。最后西柚又奠出杀手锏,说你要不开心……我立马跟他合唱说,明天就回去!平生最烦别人威胁我。多年前在南岛旅行,那次带着当娜,当娜和西柚吵架,西柚就来了这招,明天就回去。当娜大哭,我在旁边劝了这个劝那个,说才出来怎么就回去呢。后来发现这句话是出门吵架标配,他不是想要回去,是想要用这句话威慑不顺从的人。从此我就跟他一起说,上面那句话“明天就回去!”一出,我就唱下一句,谁怕谁啊。跟西游合唱玩,“回去”歌,买单回酒店。晚上我窝在厅里沙发上看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西柚早早睡赌气觉。第二天早晨起来,人没事人一样说,morning,我们去Cromwell啊。

Cromwell是以前数次经过未进的小镇,前一天在朋友圈发现纽村朋友一家在哪里浪,我建议去来着,当时西柚说,那么个荒凉地方,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今天既然他示好,我也就不计较了,此人最大优点就是吃硬。早餐愉快地吃了三文鱼,因为北京新发地三文鱼躺枪,纽村暂停出口中国三文鱼,还有水果也是,很多出口中国水果转内销,纽村人之前老抱怨最好的奇异果都卖到中国去赚钱,留给自己人的又贵又没那么好。现在人中国不买了,自己日夜兼程加油吃吧。

吃完出发奔Cromwell,Cromwell和arrowtown一样,也是典型的19世纪淘金小镇,现在以出产水果著称,所以小镇标志公路边的几粒大胖水果。Cromwell因为修坝蓄水建电站,小心翼翼把原来河边的房子都原样整体搬到地势高一点的地方,百年小镇妥妥的。对纽村来说,一两百年可是了不起的古迹,敝帚自珍得紧。河边山上百年前淘金人的住的小房子都保存得好好的。Cromwell位于山谷之中,冬天永远山岚雾气笼罩,离Queentown五十多公里,晴阴两个世界,这一天,很穿越。

第三天早晨起来,西柚又态度极好地说,morning!我做了功课,今天咱Kingston吧,那里有百年小火车。皇后镇往南开了50多公里。抵达Wakatipu湖最南端小镇Kingston,前天往东北开了50公里,抵达湖的最北端Glenorchy,Wakatipu湖深380米,像大海一样有浩荡潮汐,Kingston曾经是一个淘金火车起点小镇,火车线路现在看来废弃了。这条火车线叫Kingston flyer,我们火车轨道地老天荒地开出去很远,直到下一个小站,售票点房子尘封着,好像一下子进入黑白片,蓝天白云下,想象一下百年前的五彩斑斓,在心中给淘金火车涂上颜色。

回来路上,在很险峻的devils lookout停下来耍耍,湖边很多漂亮石头和漂流木捡,光眼馋带不走。湖边陡峭得可以适合拍电影中的谋杀案,一推!所以叫devils lookout,魔鬼往下看。开车这样玩多好,随时停车,攀攀走走,做啥穿梭巴士啊。

下午回来,继续泡泡咖啡馆。跟西柚出门,所有行程会是咖啡馆连着咖啡馆,这家坐坐那家坐坐,说是旅行,一天下来我比在家走的步数还少。索性推荐一间cafe,是西柚一个当地朋友推荐给他的,不然谁也不知道镇外flankton路上,下主路绕道湖边有这间隐秘的角落。咖啡馆叫boatshed,是1934年来自Dunedin的一家人建的船坞,1936年被整体搬到现在这个位置用售票站,对,纽村的木有房子一百年来就是这么被搬来搬去的。现在门口看着跟邮局售票站之类的东西,进去无敌湖景,这是皇后镇自己人的咖啡馆。

因为没有海外游客,加之之前封城停摆,现在很多酒店餐馆都没开,皇后镇像全世界很多潮地特有的那种24小时不眠不休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坐台气质淡去,变得有点眉清目秀邻家女,以前觉得美得魅惑的湖景,也和纽村其他海洋湖泊山川的美而不争趋同,本分舒展。

皇后镇的客人成分全变了。去餐厅吃饭最明显,一水儿的本土客人,一样望去,男女老少都都胖乎乎的,打扮质朴,和善爱唠,典型纽村人民。服务员百分之九十是外国人。皇后镇是新西兰打卡重地,之前混在全世界的风格五花八门的游客中间,外国服务生并不扎眼,现在客人变成纽村人,操练着各种口音英文服务生的异国气质就显出来了。

皇后镇是海外年轻人特别喜欢边打工边旅行gap(间隔)一两年的地方。西柚很热衷于见外国服务生就问哪里人,拿什么签证,全世界哪儿的都有。有晚我们在镇上一家意大利餐厅吃了顿超级地道的烤炉披萨,他又问给我们点单的男生。男生答曰是英国来的,去年大学一毕业,就申请了两年新西兰工作签证过来,这是在皇后镇生活的第八个月,疫情全球封锁,走不掉了,好在纽村比英国安全,气候和人都好,如果两年工签到期,看看能不能找个正式工作,申请移民签证。

有次我们下酒店地下车库,结果车库没有空位,地方窄也掉不了头,卡在那里。西柚拦住一个在车库旁边洗衣房干活的印度女服务生投诉,质问酒店为什么不给客人提供充足车位,你确定车库里的车都是酒店客人的吗?女生很惶惑。我在旁边说要投诉找酒店经理说去,人家洗衣房服务员怎么回答你这些问题。我出了个深圳人惯用的招,随便把车停在一个角落,留手机号码在车头,如果挡了别人的车,别人给你电话你马上下来挪车就好。就为这点事,跟俩人都解释不清楚,西柚说那哪儿行啊,如果别人这样挡住我的车,我会很生气的,我不能这样气别人。那个女生也做不了主,又叫来两个男服务生,一个是亚洲人,一个人德国人,一群人围着,为这么点小事鸡同鸭讲半天时间才算集体通过我的建议。刚要上电梯,又来一个瘦高个子的瑞典男生,冷着脸用生硬的英文说,你们的车不能这样停挡住别的车,地面有车位。

西柚开始犯轴说,地面有车位早说啊,我以为酒店只有地下车库呢。地下车库满了,也应该有标志,不再放车下来……巴拉巴拉没完没了,气氛开始僵硬和对峙。我一把把他拉进副驾驶位,自己上车把车倒出车库,留一堆年轻人在后面面面相觑。我说跟这么一帮二十啷当岁被疫情搁置在异国他乡的半大孩子,你较什么劲啊。

《隐秘的角落》中那三个孩子在成人世界里狼奔豕突,企图用小小身子板解决人生顶级难题,意气和谎言,主持正义和触犯法律搅在一起,几乎搞砸了一切,毁掉了自己和家人。年轻人不是不够聪明不够机敏,是历练欠缺和周全,处理不好小事衔接,所以漏洞百出。行业新手和资深人士就差在处理这种疙里疙瘩事情的能力,再碰到我先生这样疙里疙瘩的人,芝麻大点事,都能搅成事故。

3月29日0-24时桂林境外输入性密切接触者12人!疫情到底何时能结束?

3月29日0-24时,我市无新增本地确诊、疑似病例。全市现无在治确诊病例,现无疑似病例。全市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2例,治愈出院32例。

目前全市无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现有境外输入性密切接触者 12人,均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中。

新冠肺炎医疗救助上海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作为第二届新冠肺炎多学科论坛的主持人,抛出了这个问题后引起了多个专家的热议。

张文宏认为,疫情结束的时间,目前没有标准答案,新冠肺炎疫情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最美好的季节将会是今年的金秋10月,这个时候可能是个低谷,后面可能会有个高峰,所以今年基本上是绵延不断。”

“我认为也有光明地方,病原体会留条生路给人,最聪明的人随着世界的变化采取变化的措施。”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指出,现在讨论6个月还是2年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是见招拆招。中国已经采取了很好的榜样。问题是,现在各国疫情策略不同,一定要采取适合病毒变化的措施。再聪明的敌人有自己的弱点,疫情结束的时间不是任何人决定的,是病毒决定的,要向病毒学习,要看到病毒给我们的漏洞和机会。

卢山认为,关键是将80%轻症的人集中起来。最终社会的转机,是病例数和医疗体系的平衡。不要让重病人大幅度出现,为何有些年轻人会成为重症新冠肺炎,因为体内病毒载量过高。现在总人数不重要,要看重症的数量。如果尽量做到隔离,有的病症就去控制,不要让医疗系统被压垮。

德国病毒学家陆蒙吉介绍,德国不断提高病毒检测量,了解到这个病毒到底会有何发展。4月20日以后能否复工、学校能否开学是最大挑战。现在所有决定都是临时决定,两周都会被推翻。6个月、8个月后,会否攻克病毒还是遥远的判断。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分子病毒学教授、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金冬雁教授认为,三四成可能性会在一年内控制住,但是现在担心新冠肺炎会传到全世界。

人类冠状病毒感染有一定季节性,新冠病毒是不是有季节性还不知道,有这个可能性。金冬雁指出,目前爆发地区来看,中国武汉、韩国大邱等地,比较寒冷、干燥,马来西亚、新加坡温度比较高比较潮湿的地方还没社区大爆发,是不是有规律,需要流行病学专家做一些研究,才能说明,新冠病毒和温度、湿度有没有关系。

张文宏认为,除了中国疫情控制比较好以外,整体疫情没有有效控制,尤其是欧洲是疫情爆发的震中。美国疫情还在上升,到现在很难知道疫情何时结束。

目前中国疫情控制,本地病例在个位数,复工复产的安全性是比较好的。大家不要担心,虽然复工复产了,对疾病控制重点转向防输入,对复工复产能够提供很好保障。

张文宏坦言:“我发现最近大家比较忧虑的是,在国内会担心疫情输入。最关键一点,欧洲美国在疫情防控初期准备不充分,但是目前也能看到不同的国家采取策略不同。中国策略是希望在最短时间内控制疫情,欧美可能会考虑到长期控制疫情减少对经济损失。但是随着疫情发展,欧美很多国家采取策略的和中国策略已经很接近。国外留学生、同仁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

关于国外留学生回国会不会带来比较大的输入风险,张文宏认为,目前对于境外输入,海关筛查、隔离,社区防控,医院发热门诊和哨点门诊建立,全流程都进行了很好的控制,“这一波控制比第一波控制好的多,是有把握的。”

张文宏透露,疫情向全球蔓延,我们也觉得非常迷惑。迷惑之一是,大家都认为欧洲和美国临床水平最高,哪怕是亚洲,日本韩国等都是学的欧美的。但是现在亚洲几个国家都控制得比较好,但是欧美疫情还在发展中。迷惑之二是,现在欧洲情况为何那么多复杂性,各个国家还互不相同。

张文宏特别提到的是目前新冠肺炎病死率不同,比较高的已经超过10%,比较低的是1%不到。在中国,除了武汉其他省份病死率都比较低。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至今还在武汉抗疫,李兰娟强调,细胞因子风暴是新冠肺炎重症化的关键因素。

李兰娟分析,对于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病人治疗中,要明确观察早期重症化倾向,观察细胞因子风暴早期到来的表现。细胞因子风暴是怎么回事呢?病毒引起人体免疫系统的过度免疫产生,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微生态紊乱、重症到危重症变化,细胞因子风暴起了关键作用。药物治疗上要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还是有难度,人工肝血液净化治疗对于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阻断细胞因子风暴,目前已经写入国家新冠肺炎治疗方案中。

俄总理宣布延长外国人入境限制期限直到疫情结束

新华社莫斯科4月29日电(记者李奥)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29日宣布延长外国人入境限制期限。

俄媒体29日报道,米舒斯京当天在俄抗击新冠病毒协调委员会会议上宣布,俄政府决定延长针对外国人入境限制措施的期限。他说,关于应对新冠疫情所采取的包括限制外国人入境等多项措施何时取消,目前无法给出准确日期。

米舒斯京说,俄政府先前针对外国人入境的限制措施至4月30日到期。他已签署命令延长限制措施期限,直到疫情结束。

米舒斯京还说,俄政府将取消对部分外国公民的入境限制,其中包括对进口设备进行调试和维护的外国专家,这将减少限制措施对工业企业的负面影响。

俄罗斯政府网站3月16日宣布,自3月18日零时至5月1日零时,临时限制外国人入境俄罗斯。该措施不适用于俄境内外交和领事机构人员等外国人士。